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马斯克特斯拉正在中国打造技术团队开发汽车软件和固件等-[新闻]

2022-06-29 来源:贵州农业机械网

众所周知的是,全球电动车行业的翘楚企业、美国特斯拉公司已经大举进入中国市场,目前正在上海市建设一座电动车工厂,准备大规模生产Model 3车型。

据外媒最新消息,特斯拉公司掌门人马斯克日前表示,特斯拉正在“中国打造一支重要的技术团队”,而且这个团队这不仅仅是为了服务上海电动车工厂。

实际上,这家汽车制造商计划让中国团队也开发汽车软件。

特斯拉目前正在上海建设“超级工厂3号”,这将导致特斯拉在中国的员工数量大幅增加。

目前,大多数参与这些项目的人都是外包公司,但随着上海工厂Model 3量产即将开始,工厂的工人数量正在增加,特斯拉正在上海进行大规模招聘,包括举办招聘会。

目前,特斯拉在其招聘站上列出了有关上海电动车工厂的200多个职位。其中大部分与该工厂的制造工作有关,但马斯克今天在推特站上表示,招聘工作还涉及工厂和汽车的软件和固件。

这位首席执行官补充说,除了软件开发外,这个技术团队的工作包括上海新工厂工艺和汽车的原型工程技术工作。除了本地化制造之外,只有特斯拉上海工厂实现了原创技术,优秀的工程师才会加入特斯拉在中国的项目。

随着中国人才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各公司都在争夺顶尖人才,马斯克正直接参与其中。

特斯拉上海工厂和中国制造的Model 3能否成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斯拉不断壮大的中国团队。

上周,特斯拉超级工厂3号在投产前通过了政府相关部门的检查,工厂内部泄露的照片显示,特斯拉正在启动部分生产流程。

随着实现本地化生产,特斯拉电动车在中国的销售成本有望降低,有望进一步扩大电动车市场份额。特斯拉的到来,也将提高中国电动车行业的整体水平,促进竞争对手实现技术进步,克服电动车市场普及所面临的“里程焦虑”。

按照计划,特斯拉上海工厂生产的Model 3有望在年底前或者明年初交付给中国消费者。特斯拉几个月之前已经启动了对国产版Model 3的预定流程,但是具体的预定数字并未对外公布。目前,特斯拉在中国销售的都是美国进口的三大车型。

特斯拉连遭起诉,马斯克“独裁”引发股东革命

根据Autonews的报道,美国特拉华州一法官上周五判决称,对于撤销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数十亿美元薪酬方案的诉讼,特斯拉董事会必须要在庭审中进行辩护。

据了解,2018年3月,特斯拉董事会通过了关于马斯克2018年薪酬的方案,方案中表示,如果公司在关键指标上实现了目标,马斯克的薪酬将达到26亿美元。据了解,马斯克的薪酬中不包括基本薪资和现金奖励,而是基于未来十年特斯拉市值上涨至6500亿的期望。

但这笔高昂的薪酬着实让特斯拉的股东们感到"肉疼”,他们认为,特斯拉董事会在批准上述薪酬计划时违背了其信托义务与,而且这项薪酬计划的不公正得使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谋取了更多的利益。

据悉,特斯拉曾公开承认公司薪酬委员会并非不受马斯克支配。特拉华州法院法官约瑟夫·斯里克斯(Joseph Slights)表示,“现实情况是,董事会层面的审查并没有脱离马斯克的影响。”因此,股东们在要求取消上述薪酬方案的同时,还要对特斯拉董事会进行全面改革,以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利益。

然而,马斯克却并不愿意放弃“煮熟的鸭子”,在诉讼初期,特斯拉就曾向法院申请驳回股东托内塔的诉讼请求,不过上周五,斯里克斯却驳回了特斯拉的申请,这意味着特斯拉董事会必须要在庭审中进行辩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今日,最新公布的法庭文件显示,特斯拉的多家大型机构投资者认为,该公司2016年以26亿美元收购SolarCity的交易不应该发生。股东们指责特斯拉对SolarCity的交易估值不当,提供了有缺陷的分析,误导了投资者。

法庭文件显示,马斯克的几笔投资中存在错综复杂的财务和个人关系。马斯克本人担任特斯拉和SpaceX的CEO,同时是SolarCity最大的股东和董事长,而他的一位亲戚也担任SolarCity高管。

股东们指出,在特斯拉2016年收购SolarCity之前,马斯克就曾经将SpaceX的资金投入至SolarCity,并且对审计方隐瞒了这笔交易。据了解,SpaceX曾以无追索权债券的形式向SolarCity投资约1.65亿美元,而SolarCity却并未向审计方披露,该公司需要在什么时间内向SpaceX支付与这些债券相关的巨额款项。

与其本人薪资方案的批复如出一辙,尽管马斯克称自己已经“适当回避”,但整个收购过程一直处于马斯克的支配之下。

文件显示,2016年初,马斯克与其亲戚,即SolarCity联合创始人及前CEO林顿·里夫(Lyndon Rive)制定计划,意图将这家太阳能公司从流动性危机中拯救出来。而就在此后不久,特斯拉时任首席财务官杰森·维勒(Jason Wheeler)就起草一份方案,请求特斯拉董事会完成这笔交易。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内在的联系。

事发之后,特斯拉方面则表示不认为法庭应该继续受理本案,并回应称,“我们不同意这个决定,接下来将采取适当措施。重要的是强调,这是一项驳回动议,法庭被要求假定所有指控都属实。当然,我们认为所有这些指控都不属实。”

但现实情况是,这家名为SolarCity的太阳能公司,的确给特斯拉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今年二季度,特斯拉的屋顶太阳能业务已经创下新低,成为整个特斯拉体系拖后腿的业务。自特斯拉收购SolarCity以来,已经连续7个季度安装量下降,直至上季度跌入谷底。

而比业绩惨淡更严重的是,不久前,根据Bloomberg的报道,美国最大零售连锁机构沃尔玛已对特斯拉提起诉讼,事关超过6家沃尔玛商店发生的火灾。

沃尔玛方面指责特斯拉“采用伪劣设施”和“广泛的系统性疏忽’,公司表示,“特斯拉未能够遵守安装、操作和维护其太阳能系统的谨慎行业惯例,许多面板都有缺陷,可以用肉眼就可以看到,或用相应的设备很容易识别。“

无独有偶,近期亚马逊也曾表示,2018年6月的时候,该公司在加州雷德兰兹的一个仓库屋顶上也发生了火灾,涉及特斯拉SolarCity部门安装的太阳能系统。接连不断的安全事故让SolarCity成为了特斯拉的一大槽点,特斯拉的太阳能业务也将随之缩水。

从这一连几起诉讼中不难看出,特斯拉的股东们已经对马斯克失去了容忍,针对马斯克“独裁专制”的“革命”已经展开,可以预见,今后,特斯拉董事会就其与马斯克的关系而做出的任何决定,都将受到更高层次的法律监管。

增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内蒙古公务员面试真题

三明事业单位职位表